十一月 11
文章來源:http://www.ithome.com.tw/itadm/article.php?c=57924

遲到的童年

文/王盈勛 (iThome電腦報總主筆) 2009-11-10
當我還在念大學的時候,我的老師為大學生不肯用功所留下的經典名言。他說,「臺灣的學生都沒有真正的童年,所以都到大學來過童年了。」
我的一位好友在評論潛能開發補習班要求小朋友「吞火」事件時提到:「我常常聽到家長和現場老師們的焦慮:為了幫助孩子『提早準備』上小學,所以我們要在幼 稚園學注音符號、國字與英文,把國小學的提前教;為了讓孩子能『銜接國中』,我們要提前讓中高年級的國小學生多寫評量卷、增加考試,『提早做準備』;為了 考好高中,所以從國一就開始趕課、國二把所有課程教完,國三一整年用來複習和考試,『提早準備』考高中……。」我很好奇,我們到底在為孩子「準備」什麼樣 的人生?或許我們該想想,不斷「提早」的結果,能讓我們的孩子,「提早」幸福嗎?

我並不是教育專家,怎樣讓孩子可以幸福,我也沒有什麼妙方。我的好友的這一段話,倒是讓我想起十多年前,當我還在念大學的時候,我的老師為大學生 不肯用功所留下的經典名言。他說,「臺灣的學生都沒有真正的童年,所以都到大學來過童年了。」十多年後,我自己當了大學老師,這段話似乎還是適用。參照我 的好友的說法,可悲地,這段話搞不好十多年後還是適用。

在我們的家長自認在他們管轄範圍內的前高中階段,家長們需要不斷催促我們的孩子在幼稚園、國小、國中、高中的每個階段,都必須要有超齡、超水準演 出。導致孩子們在被認為應該有自由、為自己的學習負責的大學階段,反而開始追尋他們失落的童年,追逐因追趕著他們並不那麼清楚有何意義的績效表現而錯過的 生活樂趣。就連我們很多的國高中也都是這樣教育我們的孩子:「好好唸書,等你們上了大學,你們就自由了」。

現在最新的發展則是,很多學生發現大學裡的童年實在有趣,所以一直想方設法要來延長他們這遲來的童年的年限,要不大學多念個幾年,要不就選擇再考個研究所,即使媒體一再報導高學歷高失業的現象,也絲毫不能動搖他們繼續待在彼得潘樂園中的決心。

讓我們假設這樣一個選擇題好了:如果人生就是只有那麼幾年會好好唸書,那麼,這幾年的黃金學習時間,是出現在中小學階段好一些,還是發生在大學、研究所時期會比較好呢?

不管從那個角度來看,答案其實都是再明顯不過。如果你關心的是孩子未來的就業競爭力,哪一個階段學得的知識,是對就業競爭力比較有幫助的呢?如果 你期待你的孩子有很高的創造力,那麼究竟是讓孩子小時候好好玩,有個快樂的童年經驗;還是,到了大學時期便夜夜打麻將、玩線上遊戲,對於想像力、創造力的 開展比較有助益呢?

有人或許會說,小時候的成績表現和大學會不會認真唸書有某種程度的正相關,因此我的假設未必能夠成立。這或許是事實,但是我們光看那些中小學數 學、科學教育屢屢在國際數理競賽中被我們打敗的先進國家,他們的總體科學、數學成就卻往往遠在我們之上,我們便可以說這樣的「正相關」其實是無關宏旨的。

有幾年好好唸書真的就夠了,只是要在對的那幾年。

作者簡介:
王盈勛─iThome電腦報總主筆
曾在科技財經雜誌任職,擔任過鄉下第四臺的節目部經理,現為淡江大學資訊傳播系助理教授,擁有政治大學科技管理博士、英國Brunel大學傳播與科技碩士學位,著作包括《世界是斜的》、《微軟生存之戰》及《白話數位經濟》等書。

留下評論